六十安

高三狗63,可以叫三三,嘛阳炎厨,最近沉迷bsd和yys,还打上了j3,明年回来就把所有的坑都填了

愚人劫 告白Bandit

嗯四月不更新了
从很久很久以前写的里面抓了一段出来,你们都脱单了我也要。三无产品人设崩剧情烂文笔渣,大家都是浪逼本辣鸡要你们带。









我跑过走廊,站在密码门前。
该死!我忘了顺张磁卡!没有磁卡门怎么也来不了!
我绝望地掏出手机,快速得搜索着功能。
有了!我有电磁干扰的发射程序,只要调个频率就可以了!
我把手机放在密码锁的显示屏上,光亮熄了下去。我抓住门把手,想下拧动——门开了!我的心在狂跳,我已经看到了生的希望。
“砰——砰——砰——”我听到了三声枪响,子弹呼啸着从我耳边飞过,右腹一阵钻心的疼。我踉踉跄跄地冲进门,反手关上,把手机往上一刷,淡淡荧光的屏幕上出现了四个空格。我的手在颤抖,指头快按不到屏幕。0813……0813……我默念着四个数字,重设了密码。
我的腿软了,靠着门慢慢滑下,跪坐在门边。我快被疼痛感击倒了,有液体在从腹部的伤口中涌出。该死,我为什么没穿个防弹衣?该死,我怎么忘了?该死,该死,该死!为什么和他一起出任务,我就全忘了?手机电也没充,跳墙程序也没写,病毒也没下载,防弹衣也没穿,弹夹也没带,裸装出勤。
“嘿嘿!防御解除了吗?”他问我一句。我尽量调节我的呼吸,好让我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一点,“嗯……”可是等到我说话的时候,我才发现我连一个完整的音节都没法发出,我只能低低地“嗯”了一声。我的右腿已被压得麻木了,按在伤口上的手快压不住液体涌出,指间黏黏稠稠的。我想那应该是我的血,我倒吸一口凉气。眼眶已经湿了,但是我不想哭,我睁大眼睛。
“Dominic……”我闭上了眼。“怎么了?”我能听到他在呼吸,他应该是在跑。“你知道么?我快死啦……”一股咸咸的温热的液体涌进我嘴里,不经意间声音已带上一丝哭腔。我伏倒在地上,蜷缩扭动。我看到门缝外的光亮重新回来了。
我曾想过死亡,也幻想过是怎样的死法,可不曾想到来得这么快。
“……我快死啦……”我忍不住哭出了声。
“说什么鬼话呢!离愚人节还有好几天呢!”
他好像骂了我一句什么,可是我没有听清。
“Dominic……抱歉……”我强迫自己停止哭泣,“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……”
“别说!”他打断了我,“我不想听你说遗言!”
耳机里他的声音混杂着“呲啦”的声音,所有的话全在喉咙中被哽住。
突然我听到了,门外沉重的脚步声。
“这该死的密码是什么啊!”他的声音从门外传来。“0……8……13……”说话对我来说已经很艰难了,更别说是完整的一句话。浑身的疼痛感在慢慢消失。
我看到他冲了进来。
可是我的视线已经模糊,我看不清他的脸。
“我……喜欢你……”
我的大脑已经开始缺氧了,我再不说这句话就来不及了。
我害怕我把此生的第一句永远带进冰冷阴暗的坟墓里。
最后,意识快要消失,我快昏睡的时候,我感受到温暖。
他抱起了我。
“我也是。”
给了我一个轻轻的吻。
我真开心。真的很开心。
评论
热度 ( 10 )

© 六十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