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十安

高三狗63,可以叫三三,嘛阳炎厨,最近沉迷bsd和yys,还打上了j3,明年回来就把所有的坑都填了

新视角(脑洞)

*跟阳炎有些相关的脑洞
*阳炎大法好

“你真的不介意吗?这间房子在8月15日刚死过人。”我拿着协议书,再一次询问眼前的女子。

“没有问题的呢,再说了您不是也住在上面那层嘛!”亚麻色头发的女子笑了笑,可我看见她的眼里却没有一点笑意。“那么,先生,我们就这么约好了,钱我会打到您的银行账户里去的,”她没有看我,而是面对那间屋子,“我来签字吧。”

我把出租合同递给她,她旋开笔盖,在签名那一栏签下了她的名字。

鹿野修智子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这一层房子的上一任租客是六泉和花子,也是这一层房子的第二任租客。我将房子租给她四年了,四年来一直都平安无事。

直到8月15日,六泉和花子在她的卧室里上吊自杀了。

我并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自杀,但我对她的死感到难过。花子是个好孩子,很懂礼貌,水电费都会按时缴纳,有时会连带我的也一起缴纳,她还会经常做饭,请我一起吃,她的手艺很好,无论是清炒的小菜或是干锅火锅这种都会制作,她还会帮我打扫卫生。有时候我也会想要这样的一个女儿,能干还很贴心。

花子曾在一个实验室里担任助手,据说是在研究一个利民项目,我见她的次数并不是很多,因为她背着包早出晚归,那样的现状也只持续了两年,两年过后她不再起早贪黑,而是有空在房子里做早餐。

这四年间我看过我自己的房子,它几乎没变什么样,香槟色的窗帘还是香槟色,没有变脏,白色的桌布和沙发垫子也是一样,想来应该是花子经常清洗的缘故。卧室里的书桌上堆满了笔记本,那种厚厚的,密密麻麻写了整整一满本的笔记,有的字迹潦草有的字迹娟秀,我想那些潦草的应该就是花子的老师写的,而娟秀的笔记则毫无疑问属于花子。花子说这些笔记我是看不懂的,是啊,我一个小书店的老板,看看小说的人而已。

可这样的花子,前一天还在家做饭的花子,拿着小鱼干去喂养楼下流浪猫咪的花子,在道过晚安后太阳再次升起又西落,布满余晖的卧室中,用一根麻绳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
她走了,只留下了一张纸。

“请保持这个卧室的原样,直到几天后会有一个人来到这里。”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我不知道为什么花子预测得这样准确。

这样看起来鹿野修智子与花子完全不相像,不太可能是亲人,可是花子也没有其他任何的亲人了。

警官和医生只是收拾了花子的尸身,遵照那张遗书,这个卧室什么也没改变。

直到鹿野修智子来了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“先生?先生?”

我回过神来,看见鹿野修智子正坐在卧室的中央,她身边堆满了笔记本。

“这些都是花子生前留下的笔记本,她的遗书里写不要把它们弄丢了。”看到这些笔记本我感到难过,它们使我想起了花子。

“我知道的呢,六泉和花子在楯山研次郎的实验室作为助手记录这一切,保存归档入案。”

鹿野修智子又低下头,翻看着那些笔记。

我正准备离开,却被喊住了。

“先生,你知道六泉和花子研究的是什么吗?”

我没有转身,就这样回答她。

“死去的方法。”

前面的笔记我看不懂,可是越到后来,许多的字眼都凑成一个概念。

该怎么死。

我听见鹿野修智子笑了。

“呐,死去的方法,可是不在8月15日死去又有什么办法呢?”

我感到有些不对劲,转过身去看她。

“无论是预先的谋杀,还是无意的他杀,都无法控制它在8月15日发生啊,所以,六泉和花子只能选择自杀这种可怜的方法。”

鹿野修智子慢慢抬起了头,但她的头发遮住了她的眼睛。

“你们这些没有被蛇缠过的人又怎么会知道?”

她转过了头,我看到她有一双血红的眼睛。

“就来尝试一下吧。”

无数的蛇从四面八方涌来包围了我。

我想,我大概就快要死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*第一人称“我”是一个书店老板
*“我”讲房子租给了「六泉和花子」
*「六泉和花子」曾在「楯山研次郎」的实验室工作
*「六泉和花子」与「楯山研次郎」研究的是【阳炎眩乱】
*「鹿野修智子」被【蛇】纠缠后获得能力
*「鹿野修智子」能力暂定【目幻】
*【目幻】即对视可使对方看见幻觉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好了没了,我tm不知道在写些什么

评论

© 六十安 | Powered by LOFTER